哪有让别人代为判断之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1日

  换句话说,执掌权力的人不能通过自己的正当收入得到满足,腐败的动机就产生了。

  此种方法,当年袁世凯为报复上海地方检察厅曾经用之(参见本书中《老袁都惧它三分》)。

  此种重文凭不重水平,大家为了做官纷纷去花钱补一个饱含水分的文凭,贬低了有真才的人——好的法官还能脱颖而出乎?

  别看法官正襟危坐,神气活现坐上上首,晓得底细的人都知道:他不过是小姑娘拿钥匙——当家做不了主。

  此种方法,乃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之法。鲁智深与众泼皮饮酒(此公饮酒,最听不得杂音),闻杨柳树上乌昼啼,有人捉梯要轰走乌鸦,鲁智深乃连根拔之——你说这杨柳树倒不倒霉?

  权力能够换取金钱和其他利益,更高的职位意味着更多的金钱或者其他利益,正当的途径走不通,旁门左道就会有人行。

  根除法乃笨办法,对付个把不听话的法官尚可(要谋杀好法官,可以将根除法作为威胁,不给予职务保障,专断性的开除和调任始终威胁着法官,使之履行职务如履薄冰)。

  当时的“法官”——革命国会的议员们放弃裁判官的角色,去充当政治家,将路易十六送上不归路。

  吾国当下若不仿效“泰西厚给官俸,廓清政本之法”(唐才常:《砭旧危言》),期望一身褴褛的朋友中产生好法官,岂非缘木求鱼?

  来源:清华大学出版社《谁有权利宽恕凶手》,原题:《谋杀好法官的六大方法》

  这就要求,选任司法官必须注重其个人品格,社会和政治法律制度也要有助于司法官保持良心——当他秉着良心司法的时候,他应当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由于官僚们的利益来自能够对他进行提拔的上级官僚或者掌握终极权力的君主,所以官僚政治下的各级官僚“只对君主负责或下级只层层对上级负责,而不对人民负责;所以,官僚政治基本上没有多少法制可言,主要依靠人治和形形色色的宗法和思想统治来维持。”

  反过来,有文凭不一定有水平,如今文凭泛滥,大家都有了文凭,真正的人才反而湮没不显。

  晚清小说家李伯元先生也说,官俸过低、不敷使用,“到了这个份儿上,要想他们毁家纾难,枵腹从工,恐怕走遍天涯,如此好人,也找不出一个。”

  此种方法可使一个法官维护司法公正,也可使他颠覆司法公正,何去何从,全看在木偶上牵线的人意图如何。

  只有受害者才有权利宽恕凶手。这里的“受害者”既包括死者本人(死者已经永久失去了表达意见的权利,这是凶手造成的恶果),也包括因亲子死亡而痛失爱子的父母或者死者其他近亲属。

  法官既为精于判断之人,当然就应自己判断,自己作出裁决——每个人的脑袋长在自己的脖子上,哪有让别人代为判断之理?!

  怎样将一位法官纳入麾下,诱使之言听计从?方法多种多样,最巧妙的方法是将法官纳入司法官僚体系中。

  守株待兔了好久,发现法官产生极难,想想这么等也不是办法,于是到处寻找产生好法官的良方。

  法官的法律素养、审判业务熟练程度和一般生活经验越高,以粗率态度和非辩证态度对待案件证据和事实造成误判的危险就越小,因此法官就任前经过专业训练颇为重要。

  官僚体系存在一个层级结构(hierarchy,也称等级制、科层制、分层负责制),这是一种金字塔型组织结构,即按照一定标准将人员分为等级的严格统属结构,在这种等级基础上分发报酬、配置特权和确立权威,按照等级设置进行晋升。

  对付整个法院系统,动静就太大了——现代的制度与古代的专制制度不同,有着所有民主外衣,取消法院,现代独裁者不为也。

  一日,遇一江湖郎中,自称专治司法疑难杂症,急忙上前拉住衣襟,求其指出一条产生好法官的明路。郎中捻须沉吟片刻,捉笔写了许多字给我。

  “每个官僚制度必须同必要的物质利益结合起来;它不仅必须唤起每个官吏对严格遵守和执行各种规定的物质利益,而且也必须唤起保持对上司彻底服从的物质利益。因此,官吏的工作总是由上级官僚进行估价,上级官僚也决定是否对各该官吏加封晋级。因此,每个官吏都努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做到在形式上符合顶头上司的要求;这个上司也同样只注意履行自己所受托的较大范围的公事,努力博得自己上司的赞扬等。”(奥塔·锡克语)

  那时的法国,大革命的领导者极力主张非常手段,不顾有人提出的这一警告:不能随意杀人,因为杀下去会杀滑了手的。

  一旦把法官分成若干等级,使他们构成层级体系,其中的所有成员或者绝大多数成员皆由底部进入,再渐次向上攀升。

  一个人有无专业训练,可以根据他获得的文凭加以判定。但无文凭未必无水平,只看重文凭容易埋没人才。

  正要不依不饶,郎中笑曰:“反其道而行之,可也。”说罢向我头上一拍,当即把我从黑甜乡中拍醒。

  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代替表达宽恕之情,其他人越俎代庖表达对凶手的宽恕不但无聊而且无耻。

  分级制将惩罚和奖励一个下属的权力交给上级的某一个人或者由少数人组成的一个小小的团体。

  我戴上破眼镜一读,发现那药方竟是“谋杀好法官的六大方法”,当即恼曰:“老头,我要的是产生好法官的药方,你却给我谋杀好法官的方法,这不是哄人吗?”

  法国十六世纪时,“官职所应得的报酬是很微薄的,拥有职位的人都向人民勒索,法官从原告人得到一种强迫缴纳的礼物,这种礼物虽仍称为‘香料’,但事实上已经是金钱。”(瑟诺博斯:《法国史》)

  在层级结构内,众官僚进行公务活动的动力来自对利益的追逐,就单个官僚来说,国家的目的变成了他的个人目的,变成了他升官发财、飞黄腾达的手段。

  英国官爱德华·柯克曾经说过:“法律是一门艺术,它需经长期的学习和实践才能掌握,在未达到这一水平前,任何人都不能从事案件的审判工作。”

  中国古代官场腐败现象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官俸极薄,唐才常称这种“国家不能丰养廉银两”为特别“纰缪无理”的现象。

  在国会讨论审判君主时,一位年轻律师为路易十六辩护,为防止这一辩护获得同情,罗伯斯庇尔向议员们紧急洗脑,大声疾呼:“你们不是审判官,你们是政治家,你们只是政治家,不能变作别的。”

  后者掌握的是使下属畏惧受惩罚和期望得到提升的权力,这种权力即使暂时储存起来不予使用,也会因其潜在的力量而迫使或者诱使下属遵照上级期望的行为模式进行活动。

(编辑:admin)
http://packersgate.com/meiguohuangsong/90/